首页>>女性话题 >>列表

天下第一楼第7-8集剧情详细介绍

2022-06-14 17:36:40 字号:

天下第一楼第7集剧情介绍

  罗大头偷鸭子的时候被卢孟实发现了,卢孟实用计,既巧妙地惩戒了罗大头,又给他保全了面子,让罗大头对自己感恩。

  克府,克五和克灵湘劝说克老夫人过大寿,克老太太不愿太过铺张。

  再说刘金锭出宫之后,从银号中取出以前在宫中所积银两,大把地花钱,极力地享受,非要住住六国饭店,她是想要从心理上摆脱五子行的阴影。其间也闹出了不少笑话。很快,她就发现钱太不禁花了。没办法,她只得搬进了勤行公寓,想找点活干。由于宫中出来一大批好厨子,京城八大饭庄及有些资历的饭馆前些时候确实都到勤行公寓来招人,而刘金锭那些日子正忙于“享受”,错过了大好时机。如今她只能坐等每天来要临时工的了。刘金锭生性狂傲,自持在宫里主过灶,红白大棚的活儿一概看不起,不愿接。她的挑三拣四,很是遭到一些白眼。刘金锭的狂傲在勤行公寓里出了名,一些活儿根本就不找她了,刘心里很是着急,表面上还在硬撑着。这日,她喝醉了酒回来,正赶上公寓里闹轰轰的来了一个要搭大棚,办满月酒的土财主。土财主想摆阔,来勤行公寓请北京最好的厨子上灶,挑了若干位都没选中,正大骂公会头头。刘金锭最见不得欺负人的,不禁多了几句嘴,公会头头说出刘金锭是给皇上做过御膳的宠厨,让土财主大惊!不惜钱财一定要请。刘金锭以为遇上知音,高兴地答应了。

  刘金锭认真地按照宫里的规距,开了一张菜料单,土财主看着就心疼,但是咬咬牙,全都照办。

  克五带修爷来到适意居,见那个总打不起精神的少爷瑞英大变一个人。都觉得新奇。但瑞正为不知用什么绝招对付福聚德发愁。

  修说,福聚德的官司一赢,这无形之中又给它作了一回大广告,不但没有整垮了福聚德,反而让他们歪打正着,得了大便宜。再说他们的鸭子从选鸭、进鸭到做功烤功,都很严格……而且价钱一直比您这儿卖得便宜。”说到这儿,瑞英一拍桌子:我降价儿!修爷却笑了:“不是降价儿,是长价儿!”修鼎新说出了他的主意……

  望春台,克五要玉雏给克老太太做一桌不同的“金玉满堂”,玉雏感到克五是在为难自己,但又无法推托,苦恼不已。

  料都齐了,就要开席了,刘金锭开始备料。她把买来的料精挑细选,扔了一大半,剩下的材料就够一桌席,土财主一见傻了眼,忙问,那十几桌怎么办?刘金锭根本不管,说他要的这些材料就只够做一桌。财土急了,拍桌就骂!刘金锭哪受这些?跳起来比财主骂得还难听,最后,被赶了出来。工钱也没拿着。

  卢孟实驾车来乡下接刘金锭,请求刘金锭去福聚德作厨师,刘金锭拒绝了。

  菜市场,卢孟实碰到正在为“金玉满堂”为难的玉雏,卢孟实告诉玉雏:把复杂的事往简单了作。玉雏顿悟。

  克老太太寿诞。玉雏儿为克五送来一桌“金玉满堂”。打开一看,不过是些最家常的六菜一汤,克五马上就火了!白菜罗卜,喂免?玉雏儿说出一番卢孟实形容此菜如金玉满堂的说法,讲出“最简单的才是最难的”道理。克五哪听这些,眼看要打起来,修鼎新出于对玉雏儿的欣赏和同情,用大明眧明太子的典故,为玉雏儿解了围,还赢得了老太太的赏识。

  适意居,瑞英忙活着,准备明天开张,准备大干一场。

天下第一楼第8集剧情介绍

  适意居明天就要开张了。二少爷来了,还带着个女的叫“小汤包”,是天津人。两人说适意居明天开张,咱们买两挂“铁杆钢鞭炮”一早就放,先崩他们。福聚德里也是一片不服声。卢孟实按下众人,说咱们是江湖买卖,不干欺生灭义的事,派人到瑞蚨祥请了一幅红幛子,上写“前门肉市福聚德全体同仁贺”,亲自送了过去。

  瑞英看见卢孟实就气不打一处来,他连看也不看,叫人扔了。

  适意居开张,装修后的适意居雕梁画柱,打出了“公府八珍鸭”的招牌,吃法极考究,鸭肚里放的都是山珍海错,一共八样,全部手烤,而且一天就只烤十只鸭子。吃法讲究,连擦嘴都不用手巾,专门蒸六办荷叶饼供客人擦嘴用......完全是皇家贵族气派。每餐,必给瑞英、克灵湘留一个位子,以示尊重。由于瑞家的名声和八珍鸭的特别,引来了一批皇亲国戚、遗老遗少、豪门贵胄前来捧场,一时生意大振。虽然很多吃主都是记账不给现钱,瑞英倒也不在意,将对门的生意压下去才是他的心愿。

  卢孟实见适意居的生意红火,许多老客都过其门而不入,进了对门,心里着急。正在这时,望春台的丫头小翠来请卢孟实,说是她们姑娘请卢大爷过去一趟。卢孟实正在为生意的事着急,没好气地将小翠说走了。常贵忙叫成顺将小翠送出门,成顺安慰她几句,小翠还算受用,消了点气,抬眼一看这小伙人是人,样是样,成顺不由也多看了小翠几眼。

  大少爷家。大少奶奶叮嘱前来送月份的王子西:要盯着卢孟实,为老唐家看好买卖。

  小翠回到望春台,小嘴撅得高,一肚子的委屈,将卢数落一顿。玉雏详细问了情况后,怪小翠不会办事。小翠娇嗔:嫌我不会办事?您自己去试试!两人斗起嘴来。玉雏赌气:去就去!难道他卢孟实三头六臂

  玉雏来到福聚德,雅间落座,张口要一只不大不小、不肥不瘦、皮酥肉嫩的烤鸭,只吃皮。另外还点了盐水鸭肝、卤煮鸭心、酱鸭翅、芥末鸭掌四道小菜。常顺一听就知道来者不善。直说,他们就有“鸭四吃”:鸭汤、鸭骨白菜......要小菜他们可以代客外买。玉雏儿说,店里没有啊!那叫你们掌柜的。

  卢孟实还没听完常贵的话,就拍手大笑起来!笑得常贵莫明其妙。

  卢孟实见是玉雏,先是一楞,接着揖一千,嘴里连称得罪……这倒叫玉雏不好意思起来。她说,是专来还情的。哪桌“金玉满堂”就因为......当时卢孟实信口胡说,早忘了。

  卢孟实吩咐:任何人不许打搅,任何事不许进来。关起门来,卢孟实向玉雏讨教起来。两人越说越近。接下来就是玉雏讲起,八大胡同夜间的下酒小菜,鸭身上一切都可做出可口的小菜。卢孟实则从中悟出:他有“公府鸭”,我来个“鸭八吃”!反正这些下水卖不了多少钱也不能烤,我不多收钱,他走贵族化,我走民众化。卢孟实与玉雏儿越说越投机。

  罗大头在外面直撇嘴,又弄来个八大胡同的小娘们!他哪张嘴,到处乱说。

  福聚德以鸭四吃为基础进而发展到鸭八吃。由于是废物利用,成本降低了,京城的食客们觉得特别,省钱,又透着新鲜,一时趋之若鹜。福聚德又火了!

  瑞英气坏了,差点犯病。克灵湘沉得住气,刚打了个平手,最后谁赢还不一定呢!
byk-9565 shhenyou.51sole.com